订单外溢 产业外移!?东南亚国家出口新一轮加速开启 外贸企业如何应对?

发布时间:2022-05-12 16:21:47 编辑:管理员 来源:安徽国际贸易促进网

在当地防疫措施逐渐放开、制造业复工复产加快等因素的拉动下,近期越南、印度尼西亚、泰国、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出口增速正在加快。

印尼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,该国3月份出口额和进口额分别为265亿美元和219.7亿美元,双双创下历史新高,并连续23个月实现贸易盈余。

据泰国曼谷邮报4月27日报道,商业部发布的数据显示,3月泰国出口288亿美元,同比增长19.5%,是自1991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;进口274亿美元,同比增长18%;实现贸易顺差14.5亿美元。其中实体部门出口(不包含黄金、石油相关产品和武器)连续13个月增长8.9%。

马来西亚统计部门发布的数据显示,该国3月外贸现强劲势头,进口额、出口额和外贸总额都创下历史新高。马来西亚3月外贸总额达到2366亿林吉特(1美元约合4.25林吉特),较去年同期增长27.3%;3月份出口逾1316亿林吉特,比去年同期增长25.4%;3月份进口逾1049亿林吉特,比去年同期增长29.9%;贸易顺差则达到267亿林吉特,比去年同期增长10.3%。

今年一季度,柬埔寨进出口贸易额达130亿美元,同比增长9%。其中,对华贸易额28.7亿美元,同比增长30.14%。

越南统计局数据显示,4月越南出口额同比增长25%,高于3月8.3个百分点,在2021年同期51.2%的高基数下仍保持较快增速。今年前四个月累计,越南出口1223.6亿美元,同比增长16.4%。

近两年受疫情影响,越南出口增速波动较大。2020年受疫情拖累,出口增速仅增长6.95%;低基数一度推动2021年上半年出口增速增长29%,但三季度疫情再度反弹,越南采取了强管控措施,出口陷入低迷。随着疫情接种率快速提高,2021年11月起,越南出口开始新一轮加速。2022年一季度,越南出口额与国内生产总值(GDP)之比已经从2021年的90%左右上升至96.5%,出口对越南经济的重要性与日俱增。


我国订单外移引发关注

3月份越南外贸出口341亿美元,同比增长14.8%;一季度出口886亿美元,同比增长12.9%。越南外贸数据迅猛增加引发众多关注。不过,虽然出口数据较大,但一季度越南贸易顺差仅有14.6亿美元,经济附加值并不高。其中,一季度越南从中国进口货物276亿美元,截至一季度末,越南对华贸易逆差140亿美元,越南很多零部件、原材料还是从中国进口,在越南加工后再出口到欧美等地。

我国订单外移多集中在纺织服装、家居建材、消费电子等行业,而纺织服装、家居建材行业的产业链向东南亚转移早而有之,去年东南亚爆发的疫情只是暂缓了这一进程,如今更像是进程重启。而且,很多订单虽然转移到了东南亚,但仍是中企在承接。据越南官方统计,三分之一的外商投资家居企业是从中国迁来的。

证券分析师韩军认为,中国产业某些特定环节的“外溢”是必然,中国与越南产业链更多是互补关系。随着越南等东盟国家参与深化国际分工,中国的国际分工地位提升,未来有望促进亚洲整体出口贸易。


越南制造业竞争力恢复

“越南基本恢复正常了,但居民日常还是会戴口罩。去年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生产和经营确实比较艰难。随着疫苗接种比例的提高,现在越南各地区的居民日常生活和企业的生产已经基本恢复正常。” 越南中国商会胡志明市分会会长赵骞表示。

他对国内热议的订单转移也有关注。“这种现象存在,也是正常的企业行为。因为企业手里的出口订单需要按时交货,而两个国家的疫情管理并不同步。去年越南疫情严重的时候,国内疫情控制比较好。如果一家企业集团两国都有工厂,就会让中国国内工厂多生产一点。今年越南逐渐恢复正常,工厂能够正常生产,那就让越南工厂多生产一些。”

2021年四季度至2022年一季度,随着越南产能逐步修复,美国从越南进口的服装、鞋靴和帽类商品份额重回上行通道,其中鞋靴和家居/灯具/寝具的份额涨幅超过8%。同期美国从中国进口的相关商品份额则呈现明显的下降趋势,服装、鞋靴、帽类对应的份额降幅都在7%或以上。


纺织服装:产业转移是大势所趋

很多订单虽然转移到了东南亚,但仍是中企在承接。比如在消费电子领域,过去十几年间中国在全球消费电子产业中的地位不断提升,经历了从生产低附加值零件、为国外终端品牌代工到切入高附加值生产环节、国内终端品牌跻身世界前列的转变,部分消费电子龙头公司已经形成了东南亚制造+亚欧美研发、销售的全球化布局。

“早前确实有部分国内订单转移去东南亚,一个原因是当地疫情缓解,有了接单能力;另一个原因是前段我国棉花、纱线涨价,与海外差价拉大,一些下游客户为了降低成本把订单转移过去了。”珠三角一位服装厂负责人表示,不过随着近期外棉价格大涨,国内棉纺走弱,内外棉纱价差缩窄甚至倒挂,订单外流压力或会得到改善。

但他也表示,纺织服装的订单转向成本更低的东南亚是大势所趋,“国内一件T恤的制造成本大约是东南亚的数倍,随着外围疫情逐步得到控制,全球纺织服装制造将继续加速转移到东南亚等地。”

去年因为东南亚疫情严重,有部分订单回流国内,但当地疫情缓解后,订单又马上回到了东南亚,究其原因主要是东南亚的成本优势。

不过,即使订单向海外转移,很多还是中资企业在承接,国内大量纺织服装企业早已布局东南亚。


家居行业:早已在东南亚布局

同样的订单转移情形,也发生在家居行业。2019年,美国政府对中国几乎所有家居类别征收高达25%的关税,在此背景下,整个中国外贸家居产业开始向外国转移。2020年,越南迅速取代中国,成为美国最大的家居供应国。2021年尽管越南受疫情影响严重,经历了长达数个月的封城,但木制品及家居出口价值仍高达145亿美元,同比增长17.2%。

但是在部分越南家居从业人员眼中,当下产销两旺的场景,却也只是“看上去很美”。

有家居行业的上游材料供应商表示,虽然目前越南家居行业订单多,但是大多并不赚钱,由于现在海运费用太高,越南出口家居生意很难做。此外,在疫情与俄乌冲突影响下,部分国家消费水平下降,影响了对于家居的需求。

还有企业表示,东南亚的家居出口相比国内,有人工便宜、材料丰富、关税较低等优势,2021年底以来,越南家居工厂已恢复满负荷产能。但尽管越南的家居产业已经颇具规模,许多关键部件仍然依赖从中国进口。“国内家居行业的订单即使是转移到了东南亚,但大多还是中国老板接的单,大的家居企业都是两条腿走路,去年越南疫情严重,那就中国工厂多做一些;今年越南工厂满负荷生产,中国工厂就更多转向研发、设计等高附加值的工作。”


订单之争背后:两国产业互补关系

越来越多中资企业把产能转移到越南,是否意味着越南制造的竞争力开始超越中国?

赵骞认为,相对中国制造,现阶段越南制造有两大优势:一是土地价格和劳动力成本低,二是越南与各主要经济体签署的自由贸易协议(FTA)带来的市场准入便利及关税优势。

但赵骞认为,越南的制造业更多仍然停留在产品代工阶段,或者组装出口阶段。目前,中资企业几乎没有在越南设立产品研发机构,其他国家的外资企业也差不多都是这样。越南本土制造业企业在全球的竞争力也有限。同时越南整个国家工业体系不算完整,很多基础原材料需要进口,这也会限制越南制造业的提升和发展。

韩军也认为,中越两国制造业之间更多是互补关系。

美国作为越南产品最大的买家,占越南出口总额约29%。而越南进口总额约33%来自中国内地,进口货物主要是纺织材料和零部件,56%的纺织、皮革材料等、48%的机械设备、42%的电话、手机及零件均进口自中国。经过加工后,约63%木材及制品、46%的纺织服装、42%的机械设备等出口至美国。

韩军认为,中国产业某些特定环节的“外溢”是必然。此外,中国已经加入RCEP,并不太担心所谓制造业转移问题。越南等东盟国家加入国际分工,中国的国际分工地位提升,未来促进亚洲整体出口贸易。

赵骞同样对中国制造的未来充满信心。他认为,中国制造在国际上的竞争优势有三个,一是产业链非常完整,二是国内14亿人的统一大市场带来的成本优势,三是工业4.0应用带来生产效率提高。越南制造在某些行业或者某些产品取代中国制造会是趋势,中国也要竞争及淘汰一些缺乏竞争力的行业,但就整体而言,越南制造不会取代中国制造。他也很希望越南能够继续鼓励外资企业投资,提高工艺水平,共同促进社会进步。


中国制造应及早推进产业升级

很多人还记得亚洲“四小龙”这个名称。上世纪60年代末至90年代,韩国、新加坡、中国台湾地区和中国香港地区,抓住发达国家产业转移的历史机遇,经济获得迅猛发展。以出口带动经济高速发展后再适时进行产业升级,四个国家和地区都得以成功进入发达经济体行列。

但一度和“四小龙”齐名的“四小虎”, 印度尼西亚、泰国、马来西亚、菲律宾则没那么幸运。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后,四个国家经济发展速度减缓,陷入中等收入陷阱,没能培育出更有竞争力的产业。

中国经济在高速发展40年后,也开始面对成为“龙”还是“虎”的选择。我们曾经引以为傲的成本优势,已逐渐走低。低端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向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转移看起来难以避免。土地和劳动力价格优势,再加上关税优势,不仅让跨国公司把产能转移到东南亚,连为数不少的中国企业也无法抗拒“诱惑”,加大在东南亚的布局力度。

但低端产业的转移,对中国企业来说并不意味着末日,没能及早推进产业升级才是。

中国制造要应对东南亚国家的竞争,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大研发投入,尽早进行产业升级,避免陷入成本竞争的泥潭。前有耐克、ZARA等国际巨头把产能甩给亚洲国家后却依然占据着产业链顶端,依靠设计和营销等获得大部分利润;后有韩国的电子信息产业依靠着政府的产业政策,以及高强度的研发投入,得以在全球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。在国内,传统燃油车时代没能实现弯道超车的中国车企,凭借着电池、电机和电控“三电”优势,在新能源汽车时代已开始在全球市场崭露头角。

相对而言,越南的问题可能更严峻。中资企业在越南投资建厂,除了生产和销售两个部门,极少在当地建设研发部门,其他国家的外资企业同样如此。没有研发的工厂,最终培育的只有产业工人。越南本土企业,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,至今也没能诞生出全球知名品牌。“四小虎”的历史告诉我们,对外贸易的高速发展,会带来短期的经济发展,外汇储备的增加,居民收入的提高,却并不意味着长期的繁荣稳定发展。只有及早推进产业升级,才能保持长久的全球竞争力。


(来源:浙江贸促综合整理自和讯网、证券时报、财新网、中新社、中国驻泰国使馆经商处、中国经济网)


(来源:贸易投资网 微信公众号)